+ - 阅读记录
    第十章河木集,不言骑

    惨败的月光下,走在最前方的一行人直接停了下来,直接找了一个平缓的地带点起了篝火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行人的行为,吴邪老痒两人也是停止了前进,悄咪咪的向着一行人靠近着。

    在两人打远处,苍杨静静的站在一棵大树上,透过茂密的树叶俯视着下方的两帮人马。

    看着想两只老鼠一般缩在树后面的吴邪老痒两人,苍杨嘴角挂起了无声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泰叔,你给俺们估计估计,这还得走多少时间才能到?老子今天腿都快断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个年轻的声音淡淡的传入苍杨的耳朵之中,随后一个沙哑的声音回到:“叫你平日里修生养性,你奶奶的只知道吃喝嫖赌,泡在女人堆里,这趟有你受的。俺告诉你,要过这蛇头山,这有路的还得走上两天,没路的那俺可就说不准了。你要受不住,现在就下山去吧,别再拖老子的后腿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我是有点虚了,您放心,这趟买卖做成了,俺们再也不用到这山沟沟里来了,俺们跟着王老板和李老板到香港去见识见识,也过过上等人的生活,对不?”

    听年轻人的话语,苍杨听出了年轻人对这个名叫泰叔的忌惮。

    似乎是看到气氛有点微妙,一个有着广东口音的人出声道:“嗨啊嗨啊,没问题啊,我们说好的嘛,你们把东西搞定,有多少我们要多少啊,这次是一辈子的买卖,做好了大家都可以退休了。”

    “做好了大家都可以退休了。到时候香港的花花绿绿的大世界,有的是地方大把大把的花钱,这么点辛苦还是值得的嘛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人的话,那个名叫泰叔的男人出口说道:“李老板,你不要把话说的太满,这斗在不在那个地方可不是凭你一张嘴说的算。”

    “可别给我们一个假消息,让我们竹篮打水一场空,那就不美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泰叔一副质疑的表情,李老板回到:“哎呀你这个老泰,我们合作过多少次了,什么时候空手而归过。”

    “实话跟你们说,这个地方比秦始皇修的墓还要了得。”

    树上的苍杨听到这个李老板的话,直接打起了十二精神,聚精会神的听着下面人的交谈。

    秦皇墓,可是自己这次来到陕西的目的!

    泰叔听到李老板的话,嘴角微微一撇,冷哼了一声,说道:“这活我可不太信,您就不要在这里放马后炮了,说归说,我们是合作了很多年,但对你是如何得知那些消息的可是一概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也是最后一次了,你要是看的器兄弟的话,就给弟兄们说说,好让我们涨涨见识。”

    听到老泰的话,一旁的年轻人也从出口附和道:“是啊,说说!”

    李老板环顾了一下四周,笑了笑说道:“你们两个啊,让我说可以,但是就拍说出来你们不信。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静了静,只见李老板吐了口气,缓缓的说道:“本来嘛,这种事情我是不会告诉别人的嘛,不过大家跟着我这么久了,我当你们是自己人了,你们既然想知道,我就说一下好了嘛。”

    听到李老板的话,那个年轻人立马兴奋了,说道:“那感情好,不满您说,我们还以为你有什么绝活,夜观星象,盘山看水,一找就把古墓找出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那有那本事啊,有的话把我家祖坟迁到个龙脉之地不香吗?”

    说着,李老板顿了顿,有点犹豫的说道:“这么神其实跟我的关系不大,主要还是我祖上流留下来的福德。”

    说着,李老板开始讲起了一个故事。

    北魏年间,兵荒马乱,名不聊生,一天不知道要打多少仗,十室九空。

    他的祖先不到六岁就得出去放牛维持生计。

    那一年,村子附近发生暴乱,官兵镇压,乱匪横行,村里的的死的死逃的逃,他们家里没来的及走,给堵在屋子里面,外面杀的天昏地暗,一直到第三天才平息掉。

    少年战战兢兢的偷偷跑出去看,被满地的尸体下吓得肝胆俱裂,残肢断臂,将死之人的呢喃让小小的少年浑身悚然。

    颠颠撞撞的来到牛栏中,发现牛已经不见了,但是在稻草里却是躺在一个伤兵。

    少年出于怜悯之心救治了一番伤兵,随后却是发现伤兵是一个哑巴。

    可惜伤兵伤得太重,坚持了一段时间就不行了,临死之前拿出一卷写满字的麻布交给了少年,还做着收拾让少年好好保管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随后这块布就一直流传了下来,一直到我爷爷的手中,才发现了其中的秘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


贵和悦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

www.guiheyue.com